对号贩子和医院“内鬼”都必须“零容忍”-湖南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
当前位置:主页 > 职能部门 > 保卫处 >



推荐新闻       更多

张敬华调研海港枢纽经济
重庆计算机学会举办大学
互联网时代新闻教育改革
天格匠心学院第五届开学
公共图书馆不得从事与其
奖励与科研资助不能混为
盘点十月份那些衰基金:
汉川多部门联合抗灾救灾

热点新闻       更多

还有多少“公示”在泄露
临沂市直有关部门就部分
福建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
研究生招生考试今开考
2018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
2018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
2018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
恒信东方(300081)股票股价

  近日,有网友向北京青年报反映,在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看到有保安做“号贩子”,倒卖专家号。北青报记者暗访发现,原本100元的专家挂号费,加价到1000元可以从保安处购买,并且能够正常就诊。北青报记者将“保安卖号”一事反映给医院保卫处,保卫处工作人员称医院不允许内外勾结,会对此事进行调查核实,如若查实会进行处理。此外,北青报记者注意到,此前卖号的保安已于昨天进行更换。(7月1日《北京青年报》)

  以网络、电话、排队等方式才能挂上仅有的几个专家号,且价格在50至100元的挂号费,通过这名董姓保安操作就轻而易举地炒到1000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名保安仅是号贩子黑色利益链上的一环而已。记者暗访发现,保安小董自称卖号所得还需给自己“领导”交一部分钱。“我们给领导就给600,多少让我们挣点”,而那个“领导”就是他们的保安队长。可见,倒卖专家号已成为保安内部的常态。

  而且,挂专家号还可以加塞。保安队长的那句“你是花了300加塞排第一个吗”就是证明。相比于小董排队号要价500元,保安队长则称从他这里可以花费300元买“排队号”,以便挂号时排在第一位。保安本来是为患者排队现场秩序的,而在阜外医院,保安反倒成了号贩子,从保安队长到普通队员,非但不是秩序的维护者,反而成了秩序的破坏者。

  而即便是小董利用工作之便排队买专家号然后再倒卖,还是其他保安、队长的不义之举,这一切的一切,都与医院的管理有很大关系。换句话说,医院对倒卖专家号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就在记者高价买了专家号顺利进入诊室,在等候及诊治的过程中,并未有相关工作人员核对记者的身份。而当记者跟医生提及医院保安人员倒卖专家号时,医生表示对此并不知情。可即便医生不知情,从那位门诊服务中心的女性工作人员说的话就能证实医院有责任,“该工作人员称小董为医院保安,并表示目前其仍在岗,当天12点左右会进行交接班。”

  可见,对小董们倒卖专家号这件事,医院里至少窗口服务人员,或附近的其他工作人员都一清二楚。所以,那不是一句保安利用工作之便“排队”就能解释的,也不是“轮岗”那么简单。医院的人对一级级的提成,恐怕是心知肚明吧?没有“内鬼”,“外鬼”就束手无策,疏于管理才是号贩子猖獗的主因。而且,保安如此,以前媒体就曾报道过,有些医院的护工、清洁工甚至护士、医生等也时有参与。

  而打击号贩子必须“对症下药”,号贩子之所以屡禁不止,主要原因其实就在医院本身。近年来,号贩子在各大医院霸占号源、漫天要价,引起了人们的强烈不满。虽然也出台了不少举措,但往往效果不佳;出台的无非是轮岗之类的权宜之计,还是没有在管理上“刮骨疗伤”,缺乏一对一的管控。更值得警觉的是,黑色利益链中到底有多少医院工作人参与,一直讳莫如深。利益面前,什么都靠不住,什么人都靠不住。

  打击号贩子是一个复杂的系统行动。坚持治标的常态化,保持高压态势的同时,还要兼顾治本,即完善制度机制,让号贩子无机可乘,不断施以重拳执法,遏制其猖獗势头,铲除其生存土壤。而要想治本,就必须深化医疗改革,形成均衡合理的医疗资源配置结构。

  而无论如何,倒卖专家号发生在医院,就是医院在唱“主角儿”,挂号的漏洞,管理的欠缺,医院不能脱干系。号贩子靠“人脉”囤号,而“人脉”就在医院内部。“金钱开道”可能让任何人就范,只有靠制度才行。即便是重拳出击,深化医改,但执行都在医院。所以,对号贩子要“零容忍”,而对医院“内鬼”,包括纵容者也必须“零容忍”。




    Copyright ©湖南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(原长沙通信职业技术学院 湖南省邮电学校) | txxy.org |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学院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南湖路沙湖街128号 邮编: 电话:
    网络备案号: 湘ICP备05006378号 湘ICP备09010218号 教育厅前置审核: 湘教QS3-200505-000679

    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

    ©2011 -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